2014年春节记事

我是个念故土亲情的人,所以小语出生的第一个春节必须返乡过年,所以接下来都是记录这次的感受。

关于亲情,别人会觉得过年是个麻烦的事情,到处走亲访友、请客吃饭、喝酒聚会等等。还有,你来我往的风土习俗红包,别人给小语的红包我返别人的红包,在别人看来是个毫无意义又麻烦的礼数,但是不就是这些互相往来的礼数,交织了一张张无需多言的感情网吗?相信这种情感不会消退会随着年龄的增加更加浓厚吧,这就是我的乡亲亲情,一辈子也改变不了。虽然这次也谈起老房子的事宜,不过时间还早。

关于友情,18年没见的好友,当年在城小看完射雕英雄传后还顶香盟誓,因为各自的学业事业家庭多年不见,但是一个个简单的电话几个早已不识面容的兄弟,开上车子直奔坑口水库喝酒聊天,30%的互相忽悠,70%的尽在酒中,就算喝到吐也还是淡淡的开心。见面总会让往事一点点浮现,范桂卿妈妈的香菇瘦肉依然是这么多年来最美味的美食,被我们号称高速公路的狗洞,校园里为好友站风追女同学的往事,农业局偷摘桔子实在没有勇气跳下脏水河被抓等等。

// 18年后还依然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,更谢谢方新花能参加我们的聚会。第二天,还见了18不见不见的桂卿妈妈,可惜没来得及来份香菇瘦肉。

关于老友,大学每年寒暑假都回去广平聚上几日的习惯,最终在因为大家结婚工作的缘由停止多年甚是可惜,在我看来这个习惯早已不包含任何其它因素。不过,今年的聚会也依旧不例外的没有都聚在一起,福州守着太太的隆哥、大家没有办法保持一个时间步调等等,最终只能分别聚会了三天。最后的一天更是因为我和小语看老中医,最后我需六点去挂水而早早收场。

// 不过说句心里话,对我来说你们是我珍贵重要的朋友,虽然可能一年没几个电话,虽然有的几年才能见上一面。好吧,我到现在还很受伤被丫丫幽怨了。当孩子们慢慢长大,我们是否有机会每年都能找个地方聚上一次,而不需要那么多顾虑这孩子那个孩子?

关于六冲,春节终于跟上大家的脚步上火了,在去和大家聚会的路上迎面直来急刹车仅剩20公分的汽车,去挂水路上撞死山上飞奔而来的小松鼠,昨日被医生诊断为囊肿的后背,似乎都在立春之后迎面而来,但愿今年不那么霉运重重。

2014.02.05

05. 二月 2014 by Houhou
Categories: 随笔 DIARY | Leave a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